養家的擔子全落在了江華一人肩上。
江華仍在石家莊建築工地打工賺錢養家。
  本報記者 劉嵐 文/圖
  “妻子從19層樓摔下,幸虧被17層的腳手架托住,保住了命。”四川籍農民工江華(化名)講起妻子的打工遭遇仍心有餘悸,“打工就是拼著性命掙錢。”
  江華2003年就跟著老鄉來石打工,2008年妻子也過來了,漸漸增長的收入讓夫妻倆覺得日子挺有奔頭,沒想到2011年12月這天,差點兒讓他妻子把命搭進去。“命雖保住了,但治傷花了16萬多元,公司給了6萬元後,再也不出錢了。”為了索要賠償,江華跑騰了一年多無果,最後在石家莊市農民工法律援助中心幫助下將公司及包工頭訴至法院。
  意外:打工時從19層高樓摔下
  2011年,江華和妻子在新樂市一高層住宅樓項目做木工。當年12月3日這天,江華與妻子在同一棟樓19層的南北兩側拆模板,突然聽到妻子使勁喊他。他轉到樓體另一面,沒看見妻子,往下一瞅,嚇得他腿發軟。“我愛人‘掛’在大概17層位置的腳手架上。”江華說,“因為頭幾天的一場大雪,上層放線洞滴下來的水在樓下凍成了冰面,我愛人光顧著幹活,踩到冰上後滑出樓外。”
  工友和項目管理人員立即把江華的愛人救下,送到新樂市中醫院治療。“一檢查,右腿膝關節處嚴重錯位,左胳膊脫臼,腋窩、臉部都有劃傷。”由於傷情嚴重,第二天,江華把妻子轉至河北醫科大學第三醫院治療。“先後4次手術,花掉了16萬多元,借了老鄉不少。”為了照顧妻子,江華有一年多沒能打工,妻子出院後,他帶她輾轉各個工地打工掙錢,後來妻子能夠自理,“我把她送回四川老家,又趕緊返回石家莊的工地,老鄉的錢不能老欠著,我得趕緊掙。”
  賠償:說給12萬元只付了6萬
  如果沒有這場意外,江華家的日子正有奔頭兒。“這兩年農民工收入不錯,我跟愛人一年能剩下10來萬元。”2010年底,江華趁著過年回家,用積攢下的20來萬元錢,把老家的土瓦房翻蓋成了樓房。雖然也從老鄉處借了一點兒,但他想,工地上活兒不難找,等到了年底,又能拿到錢了。“意外發生後,真感覺錢不禁花。兩次手術和康復訓練已經花去了6萬多元,腿部膝關節大錯位的複位手術醫生說至少還得6萬元,因為籌不到錢,直到2012年6月手術還沒做。”
  江華所在住宅樓項目由某建築公司總承包後,將部分工程分包給包工頭鄧某,江華夫妻是鄧某招用的,鄧某陪著江華去找過幾次公司,但公司不給賠償。
  為了籌錢讓愛人儘快手術,2012年6月份再次找到工地負責人,初步達成意向,賠償12萬元。江華記得,“應該是6月14日給付了6萬元,當月18日妻子做了手術,花了8萬多元。”
  雖然賠償遠不夠醫療費用,但江華說,“只要拿到錢,給我愛人及時看病,我也認了。”但是至今江華也未能拿到剩餘的賠償。
  維權:訴至法院期待合理賠償
  逐漸好轉的生活被這場意外打碎,維權路上又讓隻身異鄉的他屢屢受挫。2012年9月,江華找到石家莊農民工法律援助中心,在杜宏彬律師援助下,將公司及包工頭起訴至石家莊市橋東區法院。
  法院審理過程中,承包該項目的某建築公司提出他們將工程分包給了呂某的勞務公司,對該事故不應承擔責任。而包工頭鄧某則證實,他是從呂某手中承包的工程,當時呂某說他是該項目的負責人,並且在工地幹活時呂某也是代表某建築公司在項目部全面指揮管理。
  因為承包關係複雜,案件進展並不順利,法院也做了大量的調查工作,今年以來,此案已兩次開庭審理,至今尚未出結果。
  江華說,“事故發生都快兩年了,我就盼著能有一個合理的賠償。我愛人評為七級傷殘,直到現在,腿也不能完全彎曲,上坡路走幾步就疼,更別說再出來打工掙錢了。”
  家裡一雙兒女都在上學,父母也年邁多病,養家的擔子全落在了江華一人肩上。如今,江華仍在石家莊建築工地打工,畢竟掙錢養家對他來說是最大的責任。
(原標題:四川女打工墜樓索賠一年多無果)
 
創作者介紹

葉振棠

ln45lnzap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